香港政坛是不是容不下反对派?中联办给出清晰答案:这条“红线”肯定不能碰!

香港政坛是不是容不下反对派?中联办给出清晰答案:这条“红线”肯定不能碰!
依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议,香港特区政府宣告4名对立派立法会议员丢失议员资历。之后,包含这4个人在内的19名对立派议员决议团体“总辞”。对此,香港中联办予以斥责,发言人标明这是“以举动对立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议、对立‘一国两制’政策,是‘政治揽炒’,他们的所为注定仅仅就义自己政治出路,不会影响香港‘一国两制’行进的脚步”。“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保护香港全局安稳的毅力坚持不懈,拨乱兴治的决计毫不动摇。”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警告对立派议员,假如想以此煽动急进反抗,并请求外部实力干涉,再次将香港拖入乱局,那是打错了算盘。其实,关于“去留”问题,香港对立派阵营内部心情也是反反复复。本年8月1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经过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持续履行职责的决议。为了标明并非贪恋禄位,对立派议员在8、9月间声势浩大地搞民调,毕竟以所谓“民意支撑”“监督政府”为由作出留在立法会的“政治决议”。现在,仍是这些议员,又高调宣告要“同进退”“义无反顾总辞”,希冀以此向中央政府、特区政府施压,以打“悲情牌”来获取香港市民怜惜与国际社会支撑。问题是,香港是不是真容不下对立派?中联办发言人谈话中清晰回应,对立派一向可以经过合法途径,成为立法会等特区政权机构的一分子。发言人还提到了西方政治学概念“忠实的对立派”——持不同政见的政治参与者需求效忠于现行宪政体系,可提出建设性的批判定见,但绝不允许存有变节国家的行为。这便是立法会议员的“红线”。假如一些议员“不支持”“不效忠”国家与特区,任意损坏特区宪制次序,目的瘫痪政府施政,勾通外力干涉香港业务,那明显现已跨越政治底线,被体系所扔掉也就并不令人意外了,就比如被掠夺议席的那4名对立派议员。除此之外,不少香港媒体直言,曩昔4年多,因为对立派议员一再采纳“拉布”“流会”“点人头”等阻遏议事手法,第六届立法会交出的成绩单并不美观。数据显现,到本年7月16日,这届立法会共举办141次会议、会议总时数约1711小时,较曩昔两届都少。在会议次序方面,97人次议员因为行为极不检核而被指令当即离席,较上届75人次多。上一年10月16日因为遭到对立派议员阻扰,林郑月娥无法在立法会宣布第三份《施政陈述》,这也是自1997年回归后,行政长官初次无法在立法会宣读陈述。用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的话说,这4年过得“大风大浪”。因为疫情立法会推举推延举办,本年10月第六届立法会敞开新一个立法年度。但是,对立派议员仍然仍然故我,致使立法会无法正常工作。与此同时,部分对立派议员仍旧把议场当“战场”,挑动大众心情任意抹黑政府,这种罔顾成果的做法不只让自己的政治空间大幅收窄,也让很多攸关民生的法案被无限期耽误。从这个视点看,当“为对立而对立”的这批议员离场后,立法会的议政环境会大大改进,立法会的运作也会变得顺畅有序。再从实际操作层面来看,对立派团体辞去职务让立法会削减19名议员,但余下的议员人数仍然过半,立法会仍可以持续运作,也便是说,对立派议员这场“悲情剧”,不会让立法会运作瘫痪,其成果只会是自己给自己制作悲惨剧。有香港媒体帮他们算过一笔账,少当这10个半月立法会议员,每人大概要丢失485万港币,其间包含107.9万薪水、280万办事处营运补助、22.5万交际费、3.5万医疗补助以及其他补助。这仅仅议员个人的一笔小账,他们的任意妄为让整个香港社会支付沉重的价值,这笔大账又该怎样算?所以,他们的脱离,肯定不是他们自我标榜的“荣耀离场”。这是一场闹剧,毕竟不得人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